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家庭情感 > 正文
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 姐姐喝多了,让我帮她 我上姐姐的床,忍不往
更新时间:2019-04-13 11:50:49  点击次数:

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 姐姐喝多了,让我帮她 我上姐姐的床,忍不往

  前言: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,姐姐喝多了,让我帮她,我上姐姐的床,忍不往。朴素了一辈子的方琴,今天擦了个艳红色的口红,站在油腻腻的桌子前收钱的时候,大力看了觉着全身发怵。这娘们哪根筋儿搭错了,血红的嘴巴别说跟这小店格格不入,就是跟她那一身碎花衬衫也是不相衬的呀。

  方琴是18岁就跟了大力,俩人生了娃后,便出来打工,省吃俭用花了十年时间,终于在闹市区开了一家饺子馆。要说这方琴的手艺可不是虚的,饺子皮爽滑劲道,馅料也是鲜美细腻,因此生意一直很好,回头客非常多。

  店里事情也确实忙,除了过年回家那半个月,其余时间全年无休,每天早上四点半就起来洗菜剁肉,揉面擀皮,晚上一直到九点才打烊。常年的操劳,使得才刚刚三十出头的方琴比城市里的同龄人老了许多,前几天还有一个年轻的女顾客喊过她阿姨。

  大力在想,兴许是前些天受了刺激,又或者是被摩登的大城市熏陶,方琴才一反常态,破天荒擦了个艳红色口红,并且她还很享受很陶醉的样子,丝毫不在意别人明显是带着嘲笑异样的眼光。

  到了下午一点多,客户开始稀稀落落离开,大力得了空,拽住方琴一顿数落:“你脑子进水啦,今天这是犯花痴了嘛?”

  方琴俏皮的眨个眼:“咋样?美不美?昨天看了一篇文章,就说做女人这辈子怎么着也得有支口红。你看我擦了气色是好多了。”

  大力做了个很夸张的作呕动作:“都这年纪了,麻烦你别乱折腾了,那些城市鸡汤是给你喝的吗?赶紧擦掉,别影响客户胃口。”

  大力一直都是个糙汉子,结婚以来从没浪漫过,即使在床上,都没说过动人的情话。像这种奚落的言语,方琴听的多了去,以往都是冲过来锤两拳也就解了气儿,可是今日,方琴就是矫情起来,眼眶里突然蓄出了泪水,然后捂着脸跑到后场去了。

  留着大力一个人使劲摇头,自言自语道:“敢情是中邪了吧,好端端作个啥劲儿?”

  第二天,方琴又恢复了以往的姿态,素面朝天,依旧穿着花格子衬衫。大力觉得心里踏实不少,可是有有点说不上来的内疚。方琴跟着自己苦了这些年,连个生日都没像样的过过。如今只是擦了管口红,自己竟刻薄的制止。

  可是很快,忙碌的节奏就冲淡了他的愧疚感,比起细腻的感情,还是生计最重要,他们不像城里人,吃饱了没事就喜欢谈情说爱,他们在农村上有老下有小,都得负担着,因此,眼前的拥有的小店已经让大力很知足了,他没有心思花在除了打理店面以外的事情上

  消停了几天后,方琴突然在打烊后拉着大力的胳膊,细语绵绵地说:“大力,自从出来打工后,咱都没看过电影。现在听说影院都是3D电影了,要带墨镜看的,咱们去看一场吧!”

  大力上下打理了她几眼,质疑到:“我说你最近到底咋啦?咱出来为啥?挣钱供孩子读书,为父母养老,你一会儿口红,一会儿电影的,想整个啥名堂,竟沾染城里人的公主病,也不瞧瞧自己有没有那命。”

  方琴突然就顺手操起桌上的油碟砸了下去,伴随着哗啦一声,瓷片碎的四分五裂:“你娶我就是让我为你家一辈子做牛做马的吗?你在乎过我的感受吗?每天从早忙到晚,没个尽头,孩子又不在身边,天天想的心都痛,有时候需要你安慰,可是你除了会数落我,还会啥?我的要求过分吗?我买的口红是街口小店的,打折货,十元不到,我也想趁着青春的尾巴,留下一点色彩,可是你是怎么膈应人的?过几天就是我生日,跟了你,从来就没过过,想看一场电影留个念想,也不行吗?”

  一口气发泄了许多的不满,方琴过于激动,眼泪流的哗哗的,皱成一团的眉毛使得她本就沧桑的脸更加憔悴不堪。

  大力愣在那里一时语塞,结婚这些年,印象中,总是自己脸红脖子粗的,方琴都是逆来顺受的那个,现在她突然河东狮吼,着实把自己镇住了。

  后面的日子里,方琴再也没提过“非分”的要求,只是一如既往的起早贪黑,为店操劳。只是她的眼神黯淡不少,有一天,她做梦尖叫着醒来,满面是泪,她说想孩子想的慌,一定要回去看看。

  大力琢磨着前些日子方琴大怒说的话,也确实有道理,于是便同意让她回去休息两天,自己留着看店。

  谁知方琴去了一周也没回来,大力刚想打电话催促,老家的噩耗就传来了:方琴死了!

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 姐姐喝多了,让我帮她 我上姐姐的床,忍不往

  大力听不见后面他们说了啥,只知道,好好的大活人,跟了自己十几年的方琴突然没了!他收拾东西准备回老家办理后事,却发现有个上锁的抽屉,打开来里面是一份医院出具的检测报告:方琴得了肝癌,还是晚期,全身扩散,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她越来越瘦,脸色越来越难看,原来擦口红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病容。她希望在最后的日子里可以跟老公看场电影留个念想,他却残忍的拒绝了,难怪她会发那么大火,曾经那么节俭的人,突然转了性.子,他早该察觉的,可是却连她最后一面也没看见。

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本站不代表其真实性,若发现本站有侵权文章,请邮件至:admin@qq.com 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信息,欢迎监督。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| 版权投诉 | 联系我们 | 公益活动 | 网站导航
Copyright @ 2016 汕头城市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