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家庭情感 > 正文
与黑人交换老婆,妻子是大山里的女人,我和大山女人的龌龊事
更新时间:2019-07-02 09:24:12  点击次数:

与黑人交换老婆,妻子是大山里的女人,我和大山女人的龌龊事

与黑人交换老婆,妻子是大山里的女人,我和大山女人的龌龊事

  雨下得很大,街面上几乎没有了行人,车也是很长时间才过来一辆,很远就可以看两道灯光在闪现,司机开得很慢,雨刷在挡风玻璃上不停的左右摇摆着。

  她仍然打着伞在路灯下站着,对面是一家肯德基的店铺。

  “你怎么还没走?为什么这么傻?”

  她身后出现了一个打着花折伞的男人。

  “你答应过我的,我会一定要等到你出现。”

  她回过身去,丢下了手里的伞,一下子扑到了男人的怀里,双手紧紧环住了他的腰,脸贴在了他胸前。

  “别这样好吗?万一被……”

  他有些不知所措,眼睛看了一下四周:黑黑的雨夜,一切都变得如此朦胧神秘。

  没等他把话说完,她的双唇已印在了他的唇上。

  也许是确定路边没有了行人和车辆,也许是被她的唇所诱人,他回应着她的吻……两个花折伞在马路边上有节奏的滚来滚去。

  “同学们好!”

  他棱角分明的嘴角边挂着微笑,眼晴深处藏着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。

  “老师好!”

  同学们都特别的喜欢他,可能是因为他长得帅,讲课也幽默。本来枯燥的语文课本,从他的嘴里讲出来,变得有声有色,回味无穷。

  他毕业于师范大学,读完了两年的研究生,回到了家乡的一所中学,担任初中一年级的班主任,兼初一二班三班的语文老师。

  她是高三届的复习生,头一年高考成绩不太理想,在几经考虑下,决定复读一年。

  在这座不算太繁华的小县城里,初中和高中两所学校之间只隔了条十几米宽的马路。

  “高雨佳?真的是你!”

  他一眼认出刚要从他身边过去的那个女孩,是他以前邻居家的那个小姑娘,后来搬进了县城。十年没见,可她的模样几乎一点没变,长不大的一张娃娃脸,白白净净的,大眼睛还是那么的明亮,清纯得一眼能看到底。个子高了,身材变得纤纤细细。

  “你?海……波?哥哥!”

  她的脸红了,眼神从惊讶变成了惊喜。

  他在她的心里就是男神,从她记事起,他就是她的偶像。

  为了他,搬走了的她哭了整整一个月。十年了,有些淡忘了的那份痴迷,此刻又一次出现在了她早已成熟了的心底。

  “你在这读高中吗?”

  他的声音充满磁力。

  “是……”

  她不敢看他的眼睛。低着头用手揪扯着校服的一角。

  “啊!你……应该上大学了吧?怎么……”

  他记得她快二十岁了。

  “复习一年,上年没考好。”

  她的眼睛终于盯住了他的眼睛。

  “那……快去上课吧!拜拜!”

  他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,忙从她身边走了过去。

  她站在原地没动,盯着他进了中学的大门。

  “他是在这里教学吗?”

  她自语了一句。

  “高雨佳,你在干嘛?这就是你的白马王子吧?哇!好帅!”

  一位和她一起复读的女孩拍了她一下,也向对面的那所中学眺望了几眼。

 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边已是人来人往了,只知道她的心丢了,被他偷了去。

  “是又怎么样?”

  她大胆的承认了。

  “噢!怪不得你连咱班最帅的帅哥都不理?原来是情有独钟呀!”

  女孩满脸的妒忌。

  “快走吧?一会上课了。不许去班上胡说。”

  她叮嘱了一句,拉着她的手进了校门。

  几天了,失魂落魄的她一直再也没遇见他。

  每次上下学,午休她都特意从横道中间穿过,在中学门口停留一下,希望能再次与他相遇。

  “加油!加油!噢……”

  这天午休时间,大概一点半左右,中学的校园里传来了一阵阵的喊叫声。

  排球场地上,十几位老师正在打排球,周围围了不少观战的同学。

  正走着的她,赶紧停下脚步,寻声望去,一眼便认出了那个个子高高,身形矫健的他。

  “请问这位同学,你找人吗?”

  警卫室的门被推开了,一位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头走了出来。

  “我要找黄海波老师。”

  她下决心:今天一定要见到他。

  “你有他的电话吗?”

  老头十分平和的问了一句。

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本站不代表其真实性,若发现本站有侵权文章,请邮件至:admin@qq.com 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信息,欢迎监督。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| 版权投诉 | 联系我们 | 公益活动 | 网站导航
Copyright @ 2016 汕头城市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